畫圖又識春風面

    豐老久違了。一九七五年醫院一面,竟成永訣,從此仙凡路隔,再也見不到我所仰慕的師長和朋友。近來看了豐子愷先生畫展,看到那滿堂的時代畫卷,看到那透過紙面散發出來濃郁的生活氣息,宛如又見到先生的音容笑貌。
    早在二十年代,那時我在三馬路望平街(即今漢口路山東路)轉角的廣告公司當學徒,偷閑常到四馬路開明書店參觀櫥窗里的子愷先生的漫畫。我被先生特獨的中國風格的漫畫吸引住了,以致流連忘返,真想能見一見我所敬佩的畫家。
   “一·二八”事變后,我開始畫漫畫,從此知道“漫畫”二字就是子愷先生從日本翻譯到中國的,更欲一識荊面,但總沒有機會。一九三八年,當時我在武昌政治部第三廳所屬的“抗戰漫畫宣傳隊”,經人介紹,有幸認識了子愷先生。那時他約四十開外,已養了長長的黑胡須,飄逸灑脫、和藹可親。后來我們又同到漢口上海書局對馬路一家里弄的紹酒店一起飲酒。子愷先生為人風趣,談笑風生,飲酒不多而笑聲不歇。過些時候,只見他依桌垂頭,鼻息濃濃,原來先生醉矣。這次畫展上《客人持杯勸主人》、《我醉欲眠君且去》等畫,不就是子愷先生生活的寫照么?他的許多畫,都是俯拾可得的平平常常的生活小景,但到了畫家筆下,居然妙趣橫生,耐人尋味。此后,我們又在小店相聚,飲酒談天。先生學識淵博,使我得益非淺。他不僅是一位卓越的漫畫家,而且是出色的音樂家、文學家、翻譯家和詩人。我們在武漢相識不久,我就被派到安徽、江西一帶從事抗戰漫畫宣傳工作而分手了。直到解放后,才重新見面。有一次,得知先生患肺病在家,我前去探望,看到他正抱病學俄文,使我大為感動。此時先生年過半百,已經掌握了日、英、法、德四種外語,還要從頭學習俄文,可知他的博大精深是來之不易的。
   “文劫”時期,我們當然在劫難逃。因他是美協上海分會主席,沈柔堅和我是副主席,他挨斗,我倆總要輪流陪斗,坐“噴氣式”,掛牌,一樣待遇。有一次在閘北一個工廠被揪斗,我們一到,匆匆被掛上牌子,慌忙推出示眾。一出場,使我好生奇怪:往常批斗,總是子愷先生主角,我當配角,而這一次,我竟成了千夫所指,身價倍增。低頭一看,原來張冠李戴,把豐子愷的牌子掛到我的脖子上了。我向造反派頭頭指指胸前,全場哄笑,鬧劇變成了喜劇。有時斗完之后,我們同坐一輛三輪車回家,彼此談笑自如。有一次他問我怎樣?我說“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蔽覇査鯓?他笑著說“處之泰然!焙髞碛幸淮,我突然看到他那飄飄然的長白胡須被剪掉了。我很為他氣憤,他卻風趣地說:“文化大革命使我年輕了!碑斎,這是酸苦的笑言。其實,他內傷很深。一九七五年九月,我到醫院急診,急診處的同志悄悄地指指她后面空氣混濁的觀察室,告訴我豐子愷住在那里,我急忙過去,噙著眼淚拉著他那無力的手,不知所云,只是輕輕地拍拍他,表示慰問,要他保重……。誰知這是我和豐老的最后一面!
    歸功于豐老的家屬和學生,冒著風險,千方百計保住了豐老部分遺作,使我們在劫后還能看到一代畫師的遺墨。預展那天,我由兒子陪著,前去參觀。當我拄杖站在豐老像前,睹物思人,不禁悲從中來,老淚盈眶。十年浩劫,摧殘了多少藝術人才,洗劫了多少藝術佳品!在座談會上,大家嘆息、咒詛那陣狂風橫掃了豐老的許多藝術珍品,但豐老的女兒卻欣慰地說:“那時誰還想到有今天,想到我爸爸的畫還能開展覽會呢!”是的,“今天”來之不易,大家都要珍惜!
                                             
  - -(摘自1981年5月20日 解放日報)

>
     
开软件外包公司赚钱么 易语言pc蛋蛋源码 内蒙古快三玩法介绍 十一选五任3口诀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公告 盈在线上亠杨方配资 内蒙古11选5任五遗漏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试图 江苏11选五乐选玩法介绍 体彩辽宁11选5 理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