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流浪記》二集序

陳鶴琴

 

  張樂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記》在大公報連載甚久,始終受讀者的熱烈歡迎,小朋友們對它尤其喜愛,我想這不是偶然的。在張先生的筆觸下,把一個流浪兒童的可悲的凄苦的遭遇,他被奴役,被欺負,被凌辱,被殘踏,表現得淋漓盡致。自然這不僅是三毛一個人的遭遇,為少數自私的好戰者所掀起的殘酷戰爭,制造了無數的三毛,炮火毀了他們的家園,槍桿奪去了他們的父母,逼他們在童稚之年就走上了茫茫無依的流浪道路,遭遇這種悲慘命運的兒童,在今日的中國,真不知有多少?

  王蕓生先生在《三毛流浪記》初集序文里說:“三毛不是孤獨的。他是多數中國孩子命運的象征,也是多數貧苦良善中國人民的命運象征。我們的現社會,對多數孩子是殘忍的,對多數貧苦善良的人民又何嘗不是殘忍的?”我想:以我們目見耳聞所及,從三毛的遭遇上所見,用“殘忍”兩字來形容,還嫌太厚道些。且看圖中“殘羹剩飯”“擺臭架子”幾幅:那老板對待學徒的態度何止是“殘忍”?他們根本不把學徒當人看待,自己大魚大肉吃個酒醉飯飽,到“碗底翻天”,才有學徒的份兒;“擺臭架子”擺到自己不愿費一舉手之勞,要累瘦削矮小的學徒,爬上凳子來替他斟茶,這種對兒童的虐待,簡直是人類的恥辱。再看末后“人不如狗”“兩個世界”幾幅:狗穿皮裘,人挨凍餓,這現象在都市社會里是屢見不鮮,決不是夸張其事;只隔一層窗,外面冰天雪地,衣不蔽體的三毛們在寒風中索索顫栗,窗內的豪富哥兒們,卻開著熱水汀、電爐,在吃冰淇淋,也正是這個社會的真實寫照。人與人之間不平等到如此地步,人對待人的冷酷到如此地步,這不是人類的恥辱是什么?

  末了我還得說一說:我很佩服三毛奮斗的精神和掙扎的勇氣。他在流浪生活中,做報販、擦皮鞋、當學徒,受盡苦難,始終不屈不撓,沒有消失求生的勇氣,這可正說明他是有前途的,三毛和其他無數的三毛們是有前途的,雖然“難得光明”,卻不會永遠一片漆黑,光明世界必有來臨的一天,無數的三毛們必有結束可悲的凄苦的流浪,過溫暖的“人”的生活的一天。

  我謹在此為茫茫無依的流浪道路受難的三毛們祝福。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四日

                                      
开软件外包公司赚钱么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 股票分析微信 山西快乐十分计算方法 北京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现金投注导航 排列五概率包码技巧 股票指数是什么作用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 江西快3出球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