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

夏衍

 

  三毛是上海市民最熟悉的一個人物,不僅孩子們熟悉他,歡喜他,同情他,連孩子們的家長、教師,提起三毛也似乎已經不是一個藝術家筆下創造出來的假想人物,而真像一個實際存在的惹人同情和歡喜的苦孩子了。一個藝術家創造出來的人物而能夠得到這樣廣大人民的歡迎、同情、喜愛,和將他當作真有其事的實在人物一般的關心、傳說,甚至有人寫信給刊載三毛的報紙,表示愿意出錢出力來幫助解決他的困難,這毫無疑問的是藝術家的成功和榮譽。三毛的問題是一個社會問題、政治問題,所以在解放前的那一段最黑暗的時期之內,作家筆下的三毛的一言一行,也漸漸的從單純的對弱小者的憐憫和同情,一變而成了對不合理的、人吃人的社會的抗議和控訴了。這是作家從殘酷的生活中進一步地接觸到了這個不合理的社會的本質,而開始對這野蠻的制度發生了反感和敵視的原故;而同時我們相信,假如三毛的作者不這樣做,不去和殘酷的現實生活作斗爭,而架空地給他布置一個神話一般的可以搭救他的幻想的境遇,那么即使是天真的孩子們,也就不會這樣地清早起來就要搶著報紙看三毛了。

  值得慶幸的,是三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舊社會使人變成鬼,新社會就要使鬼變成人。三毛是善良的,勇敢的,經得起磨練的,那么讓我們拭目以待新社會中的三毛的發展和進步吧。

一九五○年一月二十日

                                      
开软件外包公司赚钱么 赛车游戏下载 江西多乐彩11选5任四遗漏 福建快三怎么买 体彩开奖直播现场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江苏11选5开奖100期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吉林彩票11选五 广东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