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之父與我

三毛(陳平)

 

  中國漫畫大師張樂平先生,一直是我多年來心目中非常感念的一位長者。這件事情并不是因為今日海峽兩岸的開始交流而產生的情懷,而是我在三歲時期,今生手中捧著的第一本“孩子書”就是張樂平先生所創作的一個漫畫人物——那小小的、流浪的“三毛”。

  記得當時,我方三歲,識字兩三百個,并不懂得人間的一切悲歡,但是借著《三毛流浪記》的漫畫書,使我幼小的心靈,產生了一種朦朧的社會形態與意識,也使得我在那南京“大宅第”的童年生活里,多少懂得了:在這個社會里 ,尚有許多在遭遇上極度凄苦無依的孩子們,流落街頭、無爹無娘,掙扎著在一個大都會里生存的辛酸以及那露天宿地、三餐無繼的另一個生活層面。

  我看了《三毛流浪記》之后,又看《三毛從軍記》。這兩本漫畫書,其中有淚有笑、有社會的冷酷無情,但同時又有著人性光明面的溫暖、同情和愛。成長后又看三毛,看出了書中更多的諷刺以及對于四十年前中國社會的批判。

  許多年過去了,十九歲時我離開了成長的臺灣,在異國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的日子,漂泊的心,以及物質上曾經極度的貧苦拮據,使我常常想起:雖然時代不同了,但那漫畫中的小三毛,好似在我無依無靠的流浪生活中,又做了一次或多或少的重演。雖然我本身的生長背景比起漫畫中的三毛來說,是幸福太多了。但是在我成長的歲月中,我也遇見過各色各樣的人。

  張樂平先生,在中國大陸可說是“漫畫書”的始創者,他筆下的小三毛,連頭發都只有三根,可見這個孩子一切的缺乏?墒侨且粋很有個性、意志堅強、富有正義感,經歷了很多折磨卻堅持人生光明信念的孤兒。我們經由這本漫畫書,得到的體驗,何止是娛樂而已?础度骼擞洝穬刃牡淖涛妒謴碗s。

  等到有一日,我也拿起筆來寫作的時候,我只有一個堅持,那就是:在我的筆下,我所觀察、我所記錄的人生面相,即使平凡,如我的,但那人性的光輝與高尚,在沉默的大眾里,要給這些同類一個肯定、欣賞、認同和了解,甚而理所當然的在生活中繼續實踐我們的真誠。

  于是,在我決定筆名的時候,我選擇了“三毛”。

  經過了十五年的寫作生涯,并沒有忘記過那創造“三毛”的父親——張樂平先生。去年夏天,我在臺灣的《國語日報》上看見了一則小消息,報上說“大陸的三毛之父張樂平先生,透露了他的心愿,但愿在有生之年,能夠和臺灣的三毛見面”。我不知這則消息的來源,可是內心非?鞓。

  我托親友帶了一封信到上海去。找到了住院在上!叭A東醫院”的張樂平先生。當時,張樂平先生已經得了“帕金森綜合癥”住在醫院,這種病癥,頭暈目眩,雙手發抖,多半時間躺在床上。

  當我的親友將我的信交給張樂平先生時,他坐了起來,情緒有些激動,但極度的欣慰與快樂。張先生手抖,不能寫信,他立即口述,由我的外甥女志群錄下了一封長信給我。過了幾天,志群再去醫院,樂平先生握緊了筆,畫下了一張“三毛”,手里拿著一支好大的筆,雙眼炯炯有神,嘴唇的表情堅毅,雙腳踏踏實實的分開站穩,左腳長褲上一個補丁,三根頭發很有力量的豎在頭上——送給了我。這就是他的三毛精神。

  從那時起,我的心里,對于這位“三毛之父”產生了一種十分微妙的父女般的感覺。在我們的通信中,親如家人。我們自然而然地話家常,那一份家人的倫理和愛,十分溫暖的在我們中間滋長。張樂平先生有七個孩子。樂平先生說,而今,因為我加入了他們的家庭,他的七個孩子,等于音符上的1234567,而我,是那個高音i,譜成了一條愉快的音譜。

   《三毛流浪記》這本漫畫書,在臺灣中年以上的遷臺同胞,可說無人不曉。雖然時代已經不同,可是這本書對于中年人重溫逝去的時代,對于青少年了解一個過去的時代,仍是有它再度出版的價值。這本漫畫書,在中國大陸至今一版再版,而且還在繼續出版中。中國的“小三毛”永恒了。

  欣見《三毛流浪記》能夠在臺灣與我們相會,是一件令人欣喜的出版大事,我想說的話還有很多,但請讀者進入“三毛”的世界,比起我的介紹來,是更貼切的,在此就不再多言了。謝謝。

一九八九年二月 中國臺灣

                                      
开软件外包公司赚钱么 甘肃11选五任选4玩法 福彩3d助手 湖南福利彩票快乐十分下载 幸运农场幸运五结果 玩快三的正规平台 辽宁11选五中奖技巧 快3app安卓版客户端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和值 快乐8登录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