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流浪到香港

——《三毛流浪記》港版序言

柯靈

 

  已故漫畫家張樂平,生長清貧之家,幼年失學,當過學徒。夢筆生花,名登畫苑之后,一生孜孜不倦,為貧苦兒童傳神寫照,代表作《三毛流浪記》里的三毛,半世紀以來,家喻戶曉,已成為幾代兒童共同的朋友。在上海宋慶齡陵園里,就矗立著樂平和三毛的銅像,與悠悠的歲月同在,F在《三毛流浪記》全集又將在香港出版,使閱盡滄桑的三毛有機會再經歷一番人海滔滔紅塵滾滾的磨洗,正當這城市陵谷變遷,回歸祖國的前夜。

  三毛伶仃孤苦,無依無靠,是中國下層社會兒童的綜合性畫像。畫家下筆如有神,活畫出這流浪兒的天真聰明和勇敢,他的奇行異遇,超年齡負荷的人生歷險。1948年,《三毛流浪記》在上!洞蠊珗蟆愤B載完畢,畫集初版問世,王蕓生為之作序,指出三毛問題是社會問題,“是多數中國孩子命運的象征,也是多數貧苦良善中國人民的命運象征!边@一席話,慨乎言之,不但適用于當時的中國,也適用于今日的世界,因為兒童、婦女、一切貧苦善良之倫,命運休咎,永遠是衡量世道陰晴、社會文野的標尺。

  貧苦是社會的痼疾,孤兒的造成,除了不可抗拒的自然原因,絕大多數是人為的災禍。世局鼎沸,恃強凌弱,殺伐爭霸,史不絕書。彌天戰火,是制造遍地孤雛的禍胎。政治動蕩,罡風橫掃千萬家,覆巢之下,寧有完卵。殖民主義更使弱小民族淪為魚肉,積弱的大國遭受臠割,裂土分疆,寄人籬下,宛如民族孤兒。香港的風云變幻,榮枯跌宕,島上一代又一代的炎黃子孫身歷其境,個中況味,冷暖自知。鄧小平同志提綱挈領,說香港的繁榮是以中國人為主體的香港人干出來的,可以說是對香港人知疼著熱、洞中肯綮的評價。

  科學進步使物質世界日益絢爛,精神世界卻顯出相對的貧困與荒蕪,現代人的智力能量與道德境界形成巨大的剪刀差。冷戰時代終結并沒有給世界帶來多少暖意,蠻橫無忌的飛彈肆虐,空前規模的擄掠人質,防不勝防的恐怖活動,不宣而戰的變形戰爭手段層出不窮,殺傷對象,竟是成群手無寸鐵的無辜平民和無知兒童。而母親謀殺小兒女,狂漢槍掃小學生,父母遺棄嬰孩,拐賣婦女兒童,虐待兒童等等滅絕人性的行為,竟在全球范圍內時有所聞,這只能認為是人類最大的羞恥。

  《三毛流浪記》是一部很有趣味的小人書,也是一部給成人看的警世書。三毛身上,背負著沉重的歷史陰影,也帶來了深刻的歷史啟示,向世界呼喚和平,呼喚公正,呼喚仁慈,呼喚同情,呼喚人道,呼喚文明!

1996年4月27日于上海

——摘自《三毛流浪記全集》(1996年6月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出版)

                                      
开软件外包公司赚钱么 体彩山西11选五查询 福彩30选5怎么算中奖 北京pk拾官网开奖 什么是指数年线 炒股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包选玩法 双面盘什么时候稳 秒速赛车怎么老是输 江苏福彩快3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技巧